站内搜索
 
一批医院PPP示范项目被财政部撤销

发布日期:2018/5/9   浏览次数:1335次

                     一批医院PPP示范项目被财政部撤销

PPP头条 2018-05-08

PPP头条 2018-05-08

来源:看医界


导 读

        对于本次医疗卫生行业5个PPP示范项目被调出,原广东省卫计委巡视员廖新波认为,医院PPP用歪了!

         一批医院PPP示范项目被财政部核查后撤销了!

近日,据《看医界》获悉,财政部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示范项目规范管理的通知》,《通知》指出,通过近期核查发现,部分PPP(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示范项目存在进展缓慢、执行走样等问题,财政部对核查存在问题的173个示范项目分类进行处置。其中医疗卫生行业11个示范项目处置,包括3个项目被调出并退库,2个项目被调出,6个项目被要求限期整改。

       而自2014年底财政部发布第一批PPP示范项目以来,截至2018年3月,财政部已经发布了四批PPP示范项目,医疗卫生行业累计共有36个示范项目入库,此次清理核查后,还有33个示范项目入库。

        医院PPP被用歪了!

        对于本次医疗卫生行业5个PPP示范项目被调出,原广东省卫计委巡视员廖新波认为,医院PPP用歪了!

“财政部发文清理‘执行走样和不规范’的PPP项目。什么是‘不规范’呢?其实我们并没有规范,尤其在医疗项目上,‘公私双方’都是向着营利方向走,含:挂牌经营。规范的PPP,是政府主导,非营利,长远性。在医疗领域,‘私’不可涉足‘公’的核心业务--医疗。”

        PPP模式在医疗投资领域火热的背后

        据《看医界》了解,近年来,在医疗投资领域,地方政府、大型公立医院和社会资本正在借PPP的东风,掀起一波PPP办医风暴。

对于PPP办医模式,地方政府肯定是愿意积极推进的。因为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大背景下,产业结构升级调整成为了国家和地方政府都在迫切寻求的出路,而PPP办医不仅可以促进投资和产业升级,还能够解决目前不少地区的优质医疗资源短缺以及政府财政吃紧的问题,可谓一箭多雕。

       而社会资本也很热衷于此。目前还处于计划经济状态的医疗领域,被社会资本称为“21世纪最后一块价值洼地”,大量资本纷纷涌入医疗领域后发现,医疗领域虽然前景可期,但道路荆棘。

       且不说医疗机构规划设置关、大型医疗器械审批关等一系列障碍让许多资本难以逾越,连平安这样的世界五百强计划在上海建一所医院都花了多年才能搞定。

        而与政府合作就能够一路通关。以东部某经典PPP模式医院为例,其原CEO曾介绍,很多阻碍都是通过找领导批条子才搞定的。

除此之外,举办医疗机构最核心的就是医疗人才了,但目前绝大多数医疗人才都在公立医院里。

而和政府及公立医院合作,问题就迎刃而解。据《看医界》了解,目前不少PPP合作项目,大多是资本出钱,公立医院出人和管理。

而对于公立医院来说,PPP办医就更具优势了。大家都知道,目前大多数公立医院的建设基本上是医院举债来完成的,医院要想发展,就要盖大楼买设备,但负债过多是有风险的。

        以兖州市人民医院为例,几年前,兖州市人民医院不断举债扩建。该院新院区耗资高达6.5亿元。而当时的兖州地方财政收入也不过27.43亿元。最后不得已被迫引进企业资金进行改制。

        而在国家鼓励PPP办医的形势下,与社会资本合作,不仅能够发展的资金问题,还能够快速实现医院的发展。

       开了新院区,副院长可以到新院区当个院长吧?原本科主任岗位分配不过来,现在总可以安排一些骨干到新院区当科主任吧?

事实上,还有一个好处,就是PPP办医是可以选择营利性的,也就是说营利性PPP医院收费是自主定价的,一些大型公立医院就可以借助PPP医院实现建高端医院的目的,将优质医疗资源变现。

       不仅如此,还对于不少公立医院的医生也是重大利好。一位PPP医院的管理者向《看医界》透露,总院会派一些精兵强将到PPP医院,因为容易吸引患者,收费比较高,医生也能够拿到较高的收入。

        那么,PPP办医除了上述多方获益外,有缺点吗?当然也有。

       首选搞PPP项目是有风险的。据悉一些PPP合作项目,由于地方政府换届或关键领导的调离,一些项目就难以推进,成了烂尾项目。

不仅如此,对于一些纯粹的社会办医项目来说,PPP办医的口子一开,公立医院医疗人才的解放看上去又悬了。公立医院医生如果直接可以在PPP医院获得高收入,谁还愿意“净身出户”跑到其他医院执业?

       另外,在PPP办医浪潮下,公立医院将变相实现大扩张,对于上述一些纯粹的社会办医项目亦是不小的利空。

要把民营医院、社会资本逼上“华山一条道”!

       对于前不久国家层面禁止公立医院与社会资本合办营利性医院的政策草案,北京陆道培血液病医院执行院长李定纲教授表示,可以说,国家出台这个政策其实是恰逢其时。不然这样的所谓合作其实是践踏了公平竞争的原则。

     “如果国家不把口子关上,体系内掌握资源的人就会和资本联手掠走最优质的资源;把这个口子堵上,就是应该让民营医院、社会资本华山一条道,闯出新路来!因为这是一种寄生型的发展,长不出参天大树。长点小草还可以。”

       并表示,“这其中还会滋生腐败,院长和医生们联手找来资本,大家都有股权,譬如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管理层参股办民营医院事件。这就反应医院管理者政治上不成熟,也没有市场经验,连政治都不懂。”

       最后,李定纲对《看医界》表示,“因此,我觉得中国的资本、医疗机构(包括体制内外),特别是几百万医生,必须经历一次大的阵痛、颠覆、变革、洗脑,中国的医疗新的格局才能形成。对于有志走出体制的创业医生们,必须彻底转变观念,去掉杂念,以壮士断腕之志,堵死所有的路,就选华山一条路,就是走向市场。”



上一篇:发改委鼓励社会资本对高铁站周边合理开发 严控金融和地方政府债务风险
下一篇:【政策法规】关于做好2018年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工作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