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2018年PPP一季报提振信心,调整巩固之后PPP将行稳致远

发布日期:2018/5/3   浏览次数:1430次

          2018年PPP一季报提振信心,调整巩固之后PPP将行稳致远

2018-04-30 大岳咨询 道PPP

2018-04-30 大岳咨询 道PPP

   在各方的翘首以盼中,全国PPP综合信息平台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正式发布。通过客观数据,我们接收到了一系列有利于PPP发展的积极信号。历时四个月的调整期之后,PPP的发展之路愈发明晰,调整巩固之后PPP踏上了行稳致远之路。

   大岳大数据在过去半年内持续关注财政部PPP管理库和储备清单的变动情况,结合历史数据和一季度季报,有如下认识和判断:

   一是PPP总规模的增长保持稳定。与之前市面上某些分析预判的论断不同,92号文的清库风暴并没有造成财政部PPP项目库的大幅缩水。92号文出台之前,即2017年10月末,管理库项目共6806个,涉及投资10.2万亿,而截止2018年3月末,管理库项目共7420个,涉及投资11.52万亿。这意味着,清库周期内,管理库项目净增614个,投资额净增1.32万亿。由此可见,清库在将不规范项目、无进展项目清理之后,为更多的规范项目提供了入库的空间。驱逐劣币,引入良币,PPP告别野蛮生长,步入成熟规范期。

   二是地方政府仍然认可PPP作为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主要供给方式。一季报显示,除了山东、新疆、内蒙、云南、辽宁,其他省份的管理库项目数和投资规模相比去年年底都有净增长。下降的五省之中,云南和辽宁有仅有小幅下降,降幅较大的山东、新疆和内蒙与本省经济发展战略的重大调整有关。这表明,对于地方政府而言,在融资平台、专项金融债、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彻底偃旗息鼓之后,PPP仍是地方政府提供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主要方式。经历此轮整改,地方政府应充分体会到中央政府“爱之深、责之切”的心理,在今后推动PPP发展的过程中,更加重视PPP的质量。

   三是管理库和储备清单清理过后,在库项目的合规性程度大幅提高。据观察,出库项目中使用者付费项目占比超过3成,这其中有大量不属于公共产品的纯商业项目、纯招商引资项目滥竽充数。对于符合PPP适用范围的项目,主要通过整改解决项目前期手续、操作流程、回报机制、信息公告等环节不规范问题,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清理出库。经历这轮大浪淘沙,无论是社会资本还是金融机构都可以期待项目库中的项目更加规范,同时未来各方在运作项目时也将谨慎的按照合规的要求推动项目。在资产荒依旧未缓解的当下,PPP项目的资产质量的大幅提高将大大提高对社会资本和金融机构的吸引力。

   四是项目落地情况企稳,PPP脱虚向实。92号文以来,金融机构一度收紧了PPP的贷款发放。而数据显示,随着大多数项目在库状态逐步得到确认,PPP项目落地情况开始企稳并向好发展。一季度新增落地项目595个,新开工项目则达到216个,PPP管理库项目累计落地率达到44.8%,累积开工率达到18.5%;第四批示范项目落地率接近80%。大岳大数据观察到,随着清库对僵尸项目的清理,各地在项目运作过程中,更加重视与落地和开工相关的资质条件尤其是融资能力和项目运营能力的考察,项目前期的市场调查更加扎实,采购文件和相关合同对融资交割的权责约定更加切合项目实际。后续以落地和开工作为评判PPP项目运作成功与否的标准将成为行业共识。

   五是政府付费项目入库形势明朗。在此次项目清理过程中,一些省份大幅收紧了政府付费类PPP项目,有的省份甚至原则上不再允许政府付费类项目入库。这里显然存在误区。一季报显示,一季度使用者付费项目净减少424个,而同期可行性缺口补贴项目和政府付费项目分别净增加493个和214个。可见,国家层面没有对政府付费类PPP项目设卡关门。政府付费仅仅是PPP项目的回报机制之一,政府付费项目应该有明确的运营指标,建立长期的绩效考核,通过财政承受能力论证来进行严格控制,并未一刀切的否定PPP模式在政府付费类项目的适用。

   综上,2018年一季度PPP运行报告向政府和市场各方释放出了明确的信号:PPP是中国目前推动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主要模式,经历整改后将更加规范。任何改革,经历波折和调整都是正常的事情,调整和巩固是为了进一步充实和提高。选定了改革方向之后应坚持改革螺旋上升,而不能再出现改革的低水平重复,也不应走改革的回头路。

四个月,对于只争朝夕的市场主体或许有些漫长,但是对于承担中国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供给改革责任的PPP来说,只是成长过程中的短暂休整。近期出台的54号文、资管新规集体吹响了PPP和相关金融领域的合规号角,五一劳动节归来,PPP人将继续撸起袖子加油干,做规范的PPP,做好的PPP。

                                                              (作者:宋雅琴,大岳基础设施研究院副院长)



上一篇:关于拨付内河船舶拆解改造补助资金预算指标的通知
下一篇:五大问题解密PPP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