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PPP总量限额底线必须守住

发布日期:2018/4/13   浏览次数:274次

                                 PPP总量限额底线必须守住

2018-04-12 腾讯网 道PPP

2018-04-12 腾讯网 道PPP

       4月9日,在举行于海南博鳌的“2018腾讯博鳌主题晚宴”上,财政部PPP中心主任焦小平透露,目前地方债总量处于可控状态,PPP总量也受到严格控制。地方政府的PPP不得超过当期公共预算的10%,谁碰了底线,监管部门将坚决制止。


                                                                                                    焦小平

                                                                              财政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中心主任


        第一话题地方债,我有两个信息分享。

        第一,中国目前政府债务总量处在安全可控范围内。2018年地方和中央政府总的债务预算不到37万亿,占GDP 36%,在国际公认的安全线内。目前美国政府负债率是110%。第二,中国地方债务管理已建立系统规范管理模式。我把它归结为"三化一防"。第一法治化,地方债务依《预算法》管理,实行限额管理,纳入预算管理。第二,规范化,地方债务唯一形式是政府债券,实施五环节闭环管理。第三,市场化,地方债券定价要市场化,建立地方政府债券市场。第四,严防隐形债务,不能违法违规或变相举债。

       第二个话题是PPP。中国已进入一个国家治理现代化新时代,如何正确地处理政府与市场关系,特别是如何让社会资本在公共服务、公共产品的供给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自2014年底开始,中国把PPP从一种项目融资的方式,改造提升一种市场化社会化公共服务供给模式,转变政府职能,放宽市场准入,打破垄断、引进竞争,增加公共产品的供给,提高公共产品供给效率和政府投资的有效性。实践证明,改革创新效果显著。比如污水领域,四年来吨污水处理政府支出费用下降近40%,这就是市场竞争的力量和政府转型的力量。

        ppp在发展过程中,因部分地方投资冲动、GDP冲动,出现泛化异化问题,把PPP变相作为一种融资机制,产生隐形债务风险,我们必须坚决制止并加以化解。

从2014年至2017年,经过识别入库的PPP项目有11万亿,完成采购有5.7万亿,已开工建设的有2.2万亿。经过初步清查,目前部分市县出现超过财政支出责任红线问题,全国总体情况在限额内。关于PPP事业展望,有几句话。第一,不忘初心。十八大以后,中国进入一个伟大的国家治理现代化新时代,依法治国,转变政府职能,充分发挥市场作用,释放社会活力。PPP改革的初衷是通过改革创新提质增效。第二,把住质量。要统一顶层设计,加强标准、过程和结果监管,强化全生命周期透明管理。第三,管住总量,严控风险。财政支出责任总量限额是红线,也是底线,必须严守不放。 最后,创新发展。在支出总量限额下,要通过创新提质增效,加大商业模式创新,挖掘政府资源综合利用潜力。谢谢大家!


                                                                                                  以下为讨论环节



                                                                                                      杨再平

                                                                                         亚洲金融合作协会秘书长


        我说四个观点:第一个观点,2008年以后形成的地方融资平台一万多亿,这些融资平台从金融的角度来说,是非常草率的,大多数是违背金融审慎原则的。

第二个观点,但是我们的治理、整治可以说是亡羊补牢,为时未晚。我们2010年就开始整治,财政部也是非常跟进。这个整治里,有几个关键词把握得非常对,第一就是适度举债,第二就是纳入预算,第三就是要给它封顶,四就是锁定已经形成的十多万亿债务,然后要进行置换,现在已经置换得差不多了。

       要进行监督,包括PPP。PPP里面有不少是并向的,实际大多是国有,真正私营进来的不多。

       还要高度提防两种道德风险,第一是地方政府举债的冲动,或者并向举债的冲动始终是存在的,这个道德风险要防。第二,金融机构甚至有时候故意来依赖地方政府来放贷,这也是一种道德风险。这两种道德风险如果不把它治住的话,或者说不防的话,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会换做一个花样会重新出现。所以最关键的两种道德风险必须严防。


                                                                                                     张书峰 

                                                                                   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裁


       我有个问题要向焦主任请教一下。

       华夏幸福在做产业新城PPP,现在国内已经做了几十多个区域,成为国家示范项目。但是有一个问题,中国县域经济是个大问题,发展不平衡,也不充分,我们县域经济短板很多,缺资金,缺人才,也缺产业。我们的大城市,北上广深现已经成为世界领先的国际级的大都市,这个差距一方面是我们大城市差距在不断缩小,另一方面是我们县域经济和大城市之间的差距不断加大。而且现在看到北京、上海还在出台政策抢人才,对县域来讲更加发展困难。

       我们就找到这么一个商机,我们通过市场的手段,我们来给政府提供一个全面的解决方案,通过PPP这种模式,我们给政府通过以产业发展作为核心,把各种好的产业,高端的产业和技术、人才,都能够导入到县域里边来。另一方面,我们把县域对标美国、德国的产业新城,来打造县域,把县域让它有魅力,有吸引力,有承载力,有竞争力,这样去吸引高端的技术和人才,用这种方式来帮助县域经济,把它转型升级,然后让它快速发展。

       同时我们用PPP这种模式解决了什么问题呢?跟政府之间的结算,实际这是个很大的问题,民营企业和政府之间过去是没有正常渠道的,现在我们有了个正常渠道,就是PPP机制,我们不用政府投入一分钱,所有投入都由华夏幸福负责,我怎么和政府结算呢?我只有给政府创造新增财政收入,政府才会从我给他创造的财政收入中按绩效支付我的服务费用,按绩效就是如果我没有为政府创造新增财政收入,政府就一分钱不用支付我。PPP模式解决了这么一个问题,这是一个很伟大的事,同时我们对这个城市一直长期坚持运营和管理,不断地导入好的产业进来,所以受到各个地方政府欢迎。

       但是最近我们发现,财政部出台了一个23号文,现在社会上解读都不一样,对我们而言,我们也感到很迷惑,借这个机会,焦主任在这儿,我们想问一下,这个23号文出台的初衷和对PPP行业的影响是怎样的?


                                                                                                      焦小平

                                                                                财政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中心主任


       化解ppp不规范发展引发的隐形债务风险,目前已采取了三招:第一招,管住政府,强化预算约束,政府支出责任限额红线不能超、不能碰。第二招,管住企业高杠杆、高负债。前段时间英国最大的PPP供应商进入清算,主要问题之一就是因为过度负债。国企已开始资产负债表和投资资本金管理。第三招就是23号文,要解决金融企业过分依靠政府信用背书,捆绑地方政府、捆绑国有企业,堆积地方债务风险问题。防范风险是为了更高质量的发展,ppp改革事业任重道远。


                                                                                                   朱民 主持人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

                                                                                     (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


       这个讨论还是很有意思,地方债务大家都特别关注,债务量很大,是不是还再继续增长,但财政部的观点很明确,它的总体规模,PPP实际实施的只有2.2万亿,规模有减少,现在采取10%的上限,有三大措施严格管理。但是企业认为PPP是好东西,能够帮助发展县域经济,同时开放企业和政府合作新的方式,希望政府在PPP方面有更多的考虑,考虑到未来发展的前景,我觉得还是很重要的。杨秘书上提出的很重要,一千万是草率的,但是我们的整治是及时的,风险可控,但是未来的道德风险还是要关注的。财政部有三招控制政府和企业的风险,这是很有意思的讨论。时间关系,我们这个讨论到此结束,用热烈掌声感谢三位给我们解读地方债务。


(本文来源于腾讯博鳌晚宴的演讲速记,未经演讲人确认。)


来源: 腾讯网



上一篇:财政数据首季开门红印证经济稳中向好
下一篇:市政府投融资管理中心 开展“大学习、大调研、大改进”活动